<input id="ogkiu"><acronym id="ogkiu"></acronym></input>
<object id="ogkiu"><acronym id="ogkiu"></acronym></object>
  • <menu id="ogkiu"><u id="ogkiu"></u></menu>
    <menu id="ogkiu"><u id="ogkiu"></u></menu>
  • <input id="ogkiu"><u id="ogkiu"></u></input>
  • <input id="ogkiu"></input>
    <input id="ogkiu"><u id="ogkiu"></u></input>
    <object id="ogkiu"><button id="ogkiu"></button></object>
  • <menu id="ogkiu"><u id="ogkiu"></u></menu>
    <menu id="ogkiu"><tt id="ogkiu"></tt></menu>
  • <nav id="ogkiu"></nav>
    首頁 > 基金

    沈正寧:母基金已經呈現出多元化發展的特點 |私募基金高峰論壇

    小編 基金 2020-02-16 3530

    沈正寧:母基金已經呈現出多元化發展的特點 |私募基金高峰論壇

    1月11日,由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江蘇證監局、南京市江北新區管委會共同主辦的中國私募基金行業高峰論壇在南京舉辦。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母基金專委會秘書長、紫荊資本董事長沈正寧在會上做了題為《母基金發展廿年:步履堅毅穩步向前》的主旨演講。他表示,母基金已經呈現出多元化發展的特點,也是中國多層次資本市場邁向高質量發展中的必要一環。但是目前母基金的募資難度在加大,這個有交叉融資當中的弊端,主要是多層嵌套的問題,同時母基金行業目前還是一個整體新興的行業,缺乏專業人才和完善的數據體系。因此,2019年可能是中國未來事業的拐點,同時也是母基金發展的春天。相信母基金的發展一定能夠得到國家宏觀政策的高度支持。

    以下是沈正寧先生發言速記摘編(未經本人審核):

    首先非常感謝在今天這么一個特殊的日子里,我們能夠共聚一堂,一起回顧改革開放以來私募基金行業的發展歷程與歷史貢獻,共商私募基金在新一輪改革開放中,如何為推進新舊動能轉換、邁向高質量發展充分發揮行業力量建言獻策。再次感謝基金業協會、江蘇證監局及南京市江北新區管委會組織的本場中國私募基金行業高峰論壇。我謹代表母基金行業,母基金專業委員會做本項主題演講。

    我演講的內容是:母基金發展二十年,步履堅毅,穩步向前。

    母基金在中國是一個新興的行業,直到最近幾年才為公眾所漸漸熟知。回想自己2012年來清華協助做紫荊資本團隊,當時市場上的母基金管理機構可謂是屈指可數。短短6年的時間,我們母基金管理機構目前登記備案在冊的就有2000多家,基金規模達到了8800億元以上。這也充分說明了,母基金所擁有的分散投資風險、專業化機構運營管理、獲得相對穩健回報的產品優勢,逐漸得到了市場的認可。作為這段歷史的親身參與者之一,個人的感觸還是比較深的。

    如果從2001年,我國首只政府引導基金設立—中關村創業投資引導基金的設立作為我國母基金發端的標志,母基金這個行業發展到現在,也就20年左右的時間。

    在這二十年初期,母基金的形式還主要是政府引導基金。如2006年蘇州工業園區成立的首只國有企業主導型的母基金——蘇州工業園區國創創業投資有限公司。2007年科技部成立的科技型中小企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等。本人有幸接受過這其中兩家母基金,中關村創投和科技部中小企業基金的投資,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主要是我們政府和國有企業站了出來,通過母基金的方式來引導社會資本對創新創業和科技型中小企業進行投資。

    到2010年,民營母基金,以諾亞財富旗下的歌斐資本為代表,逐漸開始出現。民營母基金的積極投資策略、專業的市場化運作方式、靈活的激勵機制等,給母基金市場注入了全新的活力。其中,專業的市場化運作方式逐漸進入LP的視野,并逐漸得到廣泛地認可。

    2014年前后,以證監會頒布并施行《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為標志性事件,私募行業在中國迎來了高速發展的黃金時代。母基金行業也趁勢搭上了發展的“高速列車”。在資金方面,保險資金等長期資本開始流入。私募行業的整體發展也豐富了母基金的市場空間和投資策略。加上國務院創投國十條的明確鼓勵和扶持,支持國企、保險等機構投資者參與母基金。母基金發展迎來了自身的黃金時代。

    母基金這個行業也呈現出多元化發展的特點

    首先是主體更加多元化。除國有企業和政府以外,上市公司、產業集團、金融機構、三方財富公司等紛紛開始進場開展母基金相關業務,豐富了母基金管理機構的構成。到2018年甚至有一些傳統直投業務的私募機構,也開始涉足母基金業務,如紅杉中國、IDG資本、中金資本等等。

    其次是資金來源更加多元化。財政資金、國有資本是母基金行業的資金主力,與此同時,包括社保在內的保險資金、銀行資金等金融機構資金,上市公司、產業集團及高凈值個人為代表的民營資本,也在近年逐漸入局母基金行業。主權基金、慈善組織等長期資本也都躍躍欲試,進一步豐富了母基金行業的資金構成。

    主體和資金來源的多元化,必然導致母基金投資策略更加多元化。母基金投資人從無特定策略盲池投資,到出現聚焦特定產業或特定行業,或投資子基金+跟投、投資子基金+直投、投資子基金+直投+二手份額投資,甚至開始出現跨資產類別配置的母基金。母基金管理者往往會根據自身基金的資金屬性及管理能力特長,挑選適合自身的策略,市場環境也給予了母基金管理人更多的選擇。

    時間來到2018年。2018年注定是個值得被記住的年份。

    2018年,我們見證了在《資管新規》的指導下,一個全新的資管行業監管格局正在漸漸成型。保險資管新規、資管新規、理財新規、證券期貨資管新規、信托新規相繼出臺,不僅重塑了資管行業的未來監管格局,同時也逐步建立起一套功能監管與部門監管相結合的新監管標準,“通道業務禁止”、“多層嵌套限制”、“穿透式監管”等成為了一行兩會新政共同的熱頻詞匯。

    2018年,我們感受到了國家對私募投資基金行業,尤其是創業投資行業的鼓勵和支持。國務院發布關于推動創新創業高質量發展,打造“雙創”升級版的意見成為行業的強心劑。減持新政、70%投資額稅前抵扣優惠、個稅優惠新政等直接性政策相繼出臺,同時也修訂或出臺政策,引導保險資金、慈善組織資金等長期資金進入到私募行業當中,共同促進行業的高質量發展。

    2018年,我們親身經歷了行業自律的進一步規范化和升級。協會為行業規范發展的需要,相繼對多部行業自律規范進行了修訂和完善,并正式啟動了私募基金行業的自查活動。這也側面反映出我們的行業從超高速粗放發展逐步轉型到調整式精耕細作的時代。

    在這個百家爭鳴的時代,究竟誰能脫穎而出,我們拭目以待。

    截至2017年,累計登記的母基金管理機構的數量是681家,2017年新登記的就有177家。2018年的數據我們會等到母基金2018發展報告中再做詳細的披露。

    總規模方面,截至到2018年三季度,我們的基金規模總共達到了8800多億元。這8800多億元的投資人構成也在發生變化,機構投資者的比重在不斷增加,自然人投資者的比重在下降。這是基金的特性,也是資金的耐性所決定的。母基金是長期的產品,平均的市場化母基金的期限在15年左右,對資金耐性的要求是比較高的,時間長度也決定了母基金是最好的長期資本。長期資本的形成和機構投資者的長期支持是密不可分的。

    再來看母基金的投資區域的分布,目前母基金投資最多的省份是上海,其次是廣東。能看出來江蘇排在全國第五。基本按照地方的經濟水平的高低,從東部沿海地區向中部、西部地區遞減。

    母基金是中國多層次資本市場邁向高質量發展中的必要一環,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健全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市場。為投資者提供了更為簡單、高效來分享股權投資收益的途徑;為子基金提供多種形式的增值服務,解決子基金的痛點;作為重要的機構投資者,規范私募基金行業健康發展。

    二是改善融資結構,豐富中小企業融資途徑。《2017中國金融穩定報告》顯示,2016年非金融企業直接融資占社會融資規模的24%;對于中小創新型企業,通過銀行貸款進行融資的模式在成本和難度上較高;母基金作為私募基金鏈條的上游資本,有利于改善企業的融資結構,豐富創新型企業在資本市場的融資途徑、降低融資成本。

    三是服務供給側改革與新舊動能轉換。母基金作為長線資金,能夠把資源流向未來具有較高成長性的新興企業;母基金資金的注入,能夠撬動更多的社會資本流向創業、創新企業,使長期穩定資金與優質項目有效連接,推動企業的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實現新經濟相關產業的發展。

    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股權投資市場作為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重要一環,在服務實體經濟、防范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母基金充分尊重產業發展的規律,發揮價值發現功能,圍繞國家戰略和未來行業發展方向進行投資布局,有效配置金融產業資源,充分發揮市場機制,調動優秀產業人和投資人的積極性,將資本、資源最終注入優質的企業,具有提升我國直接融資比重,推動私募股權投資市場朝著服務國家戰略布局的方向發展,進而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提質增效的作用。

    第一 ,撬動社會資本,促進金融資源高效配置

    母基金通過投資參股若干子基金,撬動各類社會資本支持實體經濟發展,最大化釋放社會資本與政府財政資金的引導效應。對于政府引導基金而言,其通過與市場化的基金管理人合作,改革財政資金使用方式,變“專項資金”為“引導基金”,建立市場化運作機制,設立專項基金,實現專業投資管理團隊、資金與企業在市場機制下的合作,吸引資金投入到市場上的實體企業,以此促進金融資源高效配置。

    第二,扶持中小微企業,激發企業創業創新

    中小微企業的發展對國家創新創業至關重要。創業投資是中小微企業融資、創業服務產業鏈的關鍵環節,有助于優化企業融資結構、提高企業直接融資比例,并在技術咨詢、管理服務、人才支持等方面提供支持。由于創業投資風險高于一般的股權投資,而且單只創業投資基金覆蓋的企業有限。而母基金作為專業機構投資者,可以篩選出市場優質的創業投資基金,加大社會資本參與創新創業投資力度,并將金融資源入實體經濟,更大范圍地扶持中小微企業,激發創業創新。

    第三,聚焦戰略性新興產業,優化產業布局

    作為金融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母基金通過投資最具創新和成長潛力的新興產業領域的子基金,可以獲取未來戰略新興產業大發展帶來的投資回報,同時也促進了金融與實業的相互結合,不斷培育出新產業,進而增強資本的活力。

    第四,借助資本力量,推動高新技術產業做大做強。

    高新技術行業作為戰略新興產業重要的一部分,是一項高投入、高產出、高風險的工程,需要周期長、能夠忍受風險的資本進入。而母基金投資周期偏長,與其他類型的基金相比更能“承受”高新技術發展的長周期,同時具有分散投資風險的優勢。母基金使資本流向具有發展前景的高新科技產業,實現高新技術培育、高新技術企業甚至產業發展,支持國家高技術的繁榮。

    第五,聚合社會資源,帶動區域轉型發展。

    我國經濟正處于轉型發展的新時期,在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的地區,產業鏈條完整、創新氛圍濃厚,企業會在市場機制的作用下落戶當地。隨著政府產業發展訴求從“招商引資”轉向“招才引智”,脫胎于政府引導基金的市場化母基金開始出現。這些市場化母基金以政府引導基金來撬動和融合社會資本,產生資金放大效應,并通過聚合資本、人才和信息資源,投向政府重點扶持產業與地域特色產業,為區域經濟注入新動能,推動區域轉型升級。

    我用我們紫荊資本自己來舉例子,從規模上來講,紫荊是規模比較小的母基金,在專委會里我們可能是最小的母基金。但我們用不到65億的母基金,撬動了432.36億元子基金的規模,投資了1657個項目,并且這其中絕大部分項目是戰略性新興行業中的早中期創投企業。我很自豪的一點是,紫荊用0.1%的錢間接投資了2%的項目。這從中證明了紫荊母基金為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確實作出了不少貢獻。

    那具體的基金舉例子,清華控股母基金二期,我們規模是8個億,從2013年開始投資,我們投資了27支子基金,直投項目2個。共計穿透投資項目610個,其中417個項目屬于初創期科技型中小企業;帶動166億資金投資,其中61億投資于初創期科技型中小企業。據不完全統計,穿透投資的610個項目,在接受子基金投資的當輪次的總融資額超過600億元。

    在我們行業取得了重大發展的同時,我們也始終不忘關心繼續發展的過程中我們遇到的和暴露出的一些問題。

    最后,說一下行業的未來,

    第一個方面,母基金的募資難度在加大,這個有交叉融資當中的弊端,主要是多層嵌套的問題。但母基金投向子基金所形成的“嵌套”,是由其產品屬性所決定,與通道類金融產品構成的嵌套有著本質區別。不應受到“多層嵌套”限制的直接影響。

    第二個方面,母基金行業目前還是一個整體新興的行業,缺乏專業人才和完善的數據體系。

    2019年可能是中國未來事業的拐點,同時也是母基金發展的春天。相信母基金的發展一定能夠得到國家宏觀政策的高度支持。

    謝謝大家。

    本文根據作者現場發言整理,未經作者本人審核。本文編輯:王蕾

    我們期待您的來稿

    深刻|思想|前瞻|實踐
    專注于經濟金融政策解讀與建言的
    智庫型全媒體平臺

    不卡的在线av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菲菲网